“第一波小程序紅利,我認為現在已經結束了。”盛景網聯投資總監劉迪如是認為。

早在 2017 年初就入局小程序投資的盛景嘉成母基金,剛剛收獲了同程藝龍的IPO,而同程藝龍 4 億的用戶和在小程序榜單穩居第一的綜合指標讓業界嘖舌。一位美團產品經理告訴娛樂資本論(id:yulezibenlun),小程序光看流量、月活,水分其實比APP還大,還是要看流水。

小程序創業者們正力圖在這一流量新洼地搞出一點名堂。盡管小程序的政策不斷變更,微信對從體系內攫取流量嚴防死守,而把創業者的發力點趕向線下。

“我去見投資人的時候,問我要怎么干,我說沒想清楚,問會做成什么樣子,我說不知道。兩個投資人幾乎是咬著牙聽我講,咬著牙給錢的。”見實科技創始人徐志斌告訴娛樂資本論(id:yulezibenlun),在投資人已經看多了各種小程序項目規劃和野心之后,“半年前,‘能離開地面哪怕 1 秒鐘’就給錢的,現在則需要證明你能夠持續飛行十分鐘。”

獲客、留存和變現是投資人目前最關注的指標,但這恰恰與小程序的屬性相背離。觀察逆勢而上的小程序,徐志斌發現,“大部分創業團隊的用戶來量96%以上來自于社交本身。”“分享枯竭”是創業者面臨的最大問題。

在小程序數據平臺阿拉丁 10 月底發布的榜單中,北京小糖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旗下針對中老年用戶的三款小程序“糖豆廣場舞”、“糖豆愛生活”和“糖豆每日一笑”同時躋身Top 20,在一眾“巨頭”和“嫡系”小程序中尤為顯眼。這向小程序創業者們提供了一個思路:下沉用戶和老年人群體是小程序創業者苦苦尋求的流量富礦。

而其他入局小程序的巨頭,采取了跟微信“去中心化”不同的打法。百度“去中心+中心化”,頭條系明確提出在信息流中主動分發。這會是小程序創業者的新天地嗎?

“紅利期”真的過去了嗎?

為什么有不少人認為“小程序紅利期已經結束”,在小程序創業者徐志斌看來,這反映的是大部分創業者面臨的“分享枯竭”的問題。之前的滴滴快滴紅包會在朋友圈、群里最終消失,現在都看不到了,但滴滴紅包的分享量還是很大,去了親密關系里。能否創造出值得分享到親密關系里的動力,成為了小程序創業者們的難關。

小游戲成為了微信小程序的最成功類別,撐起小程序的半邊天。

酉矢是一個小游戲創業者,與朋友合作成立的獨立游戲團隊曾開發出多個小爆款,既有APP也有小游戲。團隊在今年 4 月上線了一款免費手游,游戲玩法非常簡單,用一根手指控制護罩,阻擋障礙攻擊氣球,盡你所能清空一切,讓小氣球飛得更高。這款游戲也毫不費力地轉為微信小游戲。

這款一度在蘋果商店免費榜上排名登頂的手游,在小游戲平臺上也一度獲得了不少流量。但小游戲的生命周期比手游還要短。阿拉丁數據顯示,該小游戲已經在指數3500(同程藝龍指數為10000)以下徘徊了至少一個月,陷入僵局。

據阿拉丁指數,頭部小游戲跳一跳的綜合指數為9240,海盜來了指數7940

事實上,在年初張小龍用跳一跳 2800 萬的HAU(小時活躍人數數量)與 500 萬一天的廣告費讓開發者們摩拳擦掌涌入小游戲戰局時,第一批玩家多為個人開發者。小游戲被賦予的戰略意義非同凡響,要知道,在微信內部,小程序和小游戲是兩個獨立部門,小游戲肩負著盈利重任。

7 月 10 日,也就是小游戲正式開放 100 天之際,微信平臺上已有 2000 款小游戲,小游戲廣告日流水已經突破了 1000 萬元人民幣。阿拉丁數據顯示,當時小程序榜單前 4 都是小游戲,前 10 中有 6 個是小游戲,其中包括《海盜來了》《最強彈一彈》《歡樂球球》等爆款。而在Quest Mobile公布的微信小程序 6 月MAU TOP100 榜單中,小游戲占到 36 款, 20 款MAU超過 1000 萬。

酉矢和團隊此前還策劃了一款音游,酉矢進行故事劇本創作,準備復制此前的小爆款軌跡,約定做成之后分成“拿個大幾十萬”。然而由于版號政策問題、微信封禁小游戲盒子、小程序直接互相跳轉加了一道用戶許可等一系列因素,酉矢的“小游戲夢”黃了。“沒前途了。” APP版本信息記錄顯示,這款“換皮”游戲在 7 月 26 號之后已經停止更新,團隊的其他成員已經開始另謀他路。這是眾多小游戲創業者寒冬中的真實寫照。

在阿拉丁公布的 10 月小程序成長榜中,替換率98%,但游戲占比繼續下降。小游戲創業者大潮正在回落。最先入場的人,也是最早離場的。而大中型的企業團隊則鄭重切入這一賽道。獵豹日前發布Q3 財報,總收入13. 52 億元同比增長15.6%,財報特別提出手游業務收入達2. 85 億元,同比增長77.8%,創歷史新高。此前推出的小游戲《鋼琴塊2》、《滾動的天空》、《跳舞的線》在Q3 有更好的表現。與此相對應的,微信官方開始力推原創小游戲,給予更高的分成和商業化探索空間。行業正在走向更規范、更健康的秩序,但能否掀起第二次高潮還要看游戲行業政策何時回暖。

事實上,包括小游戲在內,在微信提供的入口去中心化并且死守朋友圈入口的情況下,小程序們在“用完即走VS留存”、“去中心化VS 冷啟動”、“All in VS 受制于人”中掙扎求生。此外,ios無法虛擬支付,框架性能不高,不適合做復雜性應用,“很多公司的小程序都停止迭代了”。



通比牛牛手机版